湘一

一个大写的痴汉ԅ(¯ㅂ¯ԅ)
沉迷山田凉介的美色。
山田凉介中心
一生悬命给山田凉介打call(/≧▽≦/)
aph米英法加不逆不拆,耀君是我的(๑•̀ㅂ•́)و✧
全职正副队联盟,周江不逆不拆,伞修叶蓝都吃_(:з」∠)_
阴阳师已经出坑了。
偶尔挖挖坑,专注山田凉介相关cp
水仙向也觉得很好吃的那种专注嘿嘿嘿
有时写写米英和阳夜
但是基本不发出来_(:з」∠)_

有男票了不起吗 01

总之就是等等的各个角色穿越到老炮儿里面秀小炮儿一脸恩爱的故事,正主是何瀚,有非常隐蔽的朗伦

陵越和炮儿的场合(越苏)
1
  张晓波四下打量着这个房间,房间很大,他的活动范围却很有限——谭小飞那孙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副手铐,把他的左手铐在了床头栏杆上。
 
  上回他一时冲动划了谭小飞的车,第二天他就被人堵巷子里给打晕,醒来之后就是现在的这幅狼狈模样。
谭小飞说,没有十万,就别想走。

  操,他哪里来那么多钱。

  谭小飞又给他指明了条路,找家里要。
 
  得得得,还是关着我吧。

  然后谭小飞那伙人都不见了踪影,给他送饭的人似乎也是从外面请的。

  吃了睡,睡了吃。无事可做其实是最可怕的精神折磨。
 
  “小兄弟,你可知……”

  他正准备继续睡,刚闭上眼睛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周围的寂静。

  一个身穿湖蓝色长衫的男人现在他面前。

  男人留着长发,手里还拿着一把蓝色的剑,面熟的很。

  “你谁啊?”

  “天墉城,陵越。”

  我操,这不是去年还是前年的电视剧里的那个大师兄吗?
2

  陵越的到来,张晓波以为自己看到了逃出去的希望。
真是太天真了,正主还没有出来英雄救美,作者怎么可能允许小炮这么轻而易举的逃出去。

  削过无数个怪的宵河,居然连一个手铐的切不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叹现代科技的发达。

  这怪不得陵越。在经过一系列的实验之后,他们发现只有陵越本人能够碰到房里的东西,而且陵越还不能离开张晓波大概三米的距离。

  得了,权当老天爷给他送来一个两陪:陪聊、陪睡。
于是房间里唯一一张床就这么被陵越占了。
3
  这天夜里张晓波又一次给冻得睡不着。

  虽然室内开了暖气,但是睡在地板上到底还是冷的。

  大概是发现了他的异样,黑暗中张晓波看到床上鼓起来黑乎乎的一团,是陵越下床来,盘腿坐到他身边,像是在运功。

  张晓波等啊等,脑内都是各种剧里面酷炫的特效。

  果不其然,陵越的周身慢慢浮现出一丝丝蓝色的光晕。

  张晓波还没有来得及感叹电视剧也不全是骗人的,陵越的手就已经握住了他那只自由的手。

  一阵阵暖意从掌心传到全身,整个人都像是被泡在了温泉一样舒服。

  “睡吧。”

  现在真成三陪了。
4
  张晓波的记忆里只有两个人这样握过他的手。

  一个人握着他的手艰难的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寒冬,另一个人和他十指相扣。

  算了,反正最后他们总会以这样那样的原因而离开。
4
  还是睡不着。

  陵越的手还放在他的手上,他不敢乱动,只能看着陵越发呆。

  “怎么了?”感受到张晓波灼热的目光,陵越睁眼看回去。

  “我睡不着,大师兄你陪我聊会儿呗。”
5
  聊什么呢?

  “我有一个师弟。”两人沉默良久,最后还是陵越先开的口。

  百里屠苏。张晓波还记得这个名字,似乎是一个叫崔艾伦的明星演的,他当时还被一些损友笑,说他和崔艾伦长得有点像。

  “他小时候很怕冷。”陵越想起那个小小的屠苏,不禁弯了嘴角,“晚上总闹着要和我一起睡。”

  陵越握着张晓波的手紧了紧,又松开,他看了张晓波一眼,欲言又止。
6
  最终还是敌不过困意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看见一个女人,女人向他伸出手。

  他急切地向着女人跑去,在他快要拉住女人的手时,女人毫无预兆的消失了。

  眼睛莫名其妙的又酸又胀。

  一双手拉过他揉眼睛的手,十指相扣。

  他看到那个人少有的温柔的笑着,开口说,“炮儿,我
们分手吧。”

  他挣扎着醒来,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7
  张晓波想起古剑的结局。
  他有点羡慕百里屠苏。
8
  房间里有台电视,张晓波被铐住的地方正对着它。

  在陵越的到来之前,这台电视对张晓波来说就是个摆设——他就是再怎么能耐也不可能用意念打开。

  “大师兄,你帮我把遥控器拿过来。”

  “遥控器?”

  “就是那个灰色的盒子上面黑色的那个,对,就是那个。”
9
  电视里正在播古剑,正好播到屠苏打狼妖的那一段。

  “大师兄,就是那个欧阳少恭,看到他直接剁了,别问为什么。”

  陵越压根没工夫理他,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

  狼妖强行把自己的内丹给了屠苏。

  “屠苏!”陵越提剑直接冲了过去,张晓波还来不及阻止,就看到陵越居然穿进了屏幕。

  电视机噼噼啪啪的响了几声,彻底地嗝屁了。

  我操,这也可以?
10
  张晓波又变成了一个人。

tbc.

不要问我炮儿有几天没有洗澡了。
爆粗口很别扭我知道,真的很不习惯……
写得很匆忙,有时间会重修,估计也是六月份之后的事了qwq

下一个是丁隐,cp是隐凡。
大概是这样一个故事:
“我是张晓波。”
“张小凡是你什么人?”
张晓凡?难道是张学军在外面生的私生子?

然而暂时不会写,只有三个多月就要高考我也该收收心了,这个寒假我真的是浪得飞起orz

评论(5)

热度(26)